中国 | 著名律师失踪已经两年,中国应结束骚扰律师

19.01.2020

2018年1月19日,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送儿子上学时被警方带走;一周后,他的妻子收到了正式拘留通知。两年来,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他的家人和朋友继续呼吁让余律师接触正当程序并安全获释。 

Read English version here.

两年前的今天,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在北京送儿子上学时被一群警察带走。 1月27日,他的妻子许艳收到通知获悉余文生已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被关进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此后的两年中,余律师被剥夺了与他或家人选择的律师见面的权利,据报道,他在拘留期间受到虐待。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实际上构成强迫失踪 ” 国际人权服务社亚洲倡导部负责人布鲁克斯说。“然而北京当局对修改《刑事诉讼法》的建议置若罔闻,当局继续将其用作打压异议的工具”。

在促进中国人权和民主的多年努力中,余律师倍受各种各样的骚扰。2015年“ 709镇压”之后,余律师代理了同为律师王全璋的案子,导致当局对他的进一步威胁,甚至在2018年1月16日被吊消了执照。在被警察带走的前一天,他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修宪,在公平选举和监督中共方面进行改革。

现在,许艳自己也成为人权捍卫者,正在努力了解丈夫的命运和下落,促成家人团聚。为此,她受到严密监视,面临挑战。但她坚信:“失去自由的律师,法律权利无法得到保障。”

在中国这样的国家中,国际社会在支持家人和同事呼吁释放像余文生这样被拘留的人权捍卫者的努力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余文生失踪两周年之际,我们回顾了联合国人权机制为争取余律师获释以及声援他的家人所采取的行动。

通过德国和捷克等成员国的关注,联合国人权专家的协助,以及世界各地民间社会的支持,余文生的案件获得了广泛关注。它已经成为中国许多律师处境的象征——他们仍然每天为维护宪法赋予的权利和自由而抗争,捍卫弱势群体,相互支持,他们面临着镇压和报复的极大风险。尽管有国际社会的呼吁,余律师仍然被单独监禁,等待秘密审判的判决。国际人权服务社敦促联合国和各国政府加紧行动,以确保余律师立即获释。

同时,在两周年纪念之际,律师、其他争取民主和从事反歧视工作的人士正在经受又一轮的打压。自12月18日以来,在被称作12月26日或 “12/26”镇压中,二十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受到审讯、行政拘留、骚扰、禁止旅行,在某些情况下还被指控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的罪行。 

“当各国政府坚持释放余文生以及所有在中国被不公正地剥夺了自由的人士时,他们是在申张正义与人权”,布鲁克斯指出。“他们还向在押人士、他们的亲人和人权运动传递了代表希望和支持的重要信息,即这种‘新常态’是不可接受的。”

“在新一轮的镇压中,这样的立场非常及时。”

时间线可如下点击下载:

中文版:打印版全长数字版

英文版:打印版 全长数字版

想知道更多的信息, 请联络 Sarah M Brooks (电邮地址 s.brooks@ishr.ch ; 推特 @sarahmcneer),或者联络 Raphael Viana (电邮地址 r.vianadavid@ishr.ch ; 推特 @vdraphael).

图片:Badiu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