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理事会44届会议|国际人权服务社呼吁停止对中国自由媒体和律师的限制

10.07.2020

7月10日,在人权理事会44届会期,国际人权服务社呼吁停止对中国自由媒体和律师的限制。

Read English version here

中国政府执行了与新冠疫情相关的媒体限制,系统性压制了观点和表达自由,对公民记者和人权律师的压制是最新例子。"709 "大规模镇压五周年之际,人权组织敦促国际社会采取更多措施,确保这类侵犯人权行为受到追责。

国际人权服务社与其他组织发表联合声明,支持人权捍卫者在确保中国法治方面发挥了有力的作用,并声援中国被拘留和失踪的律师和其他人权捍卫者的家人和他们的同事。

在与联合国见解和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先生的对话中,国际人权服务社强调了中国当局对新冠疫情的回应破坏了对言论自由的承诺,特别是压制独立媒体和羁押人权捍卫者。

陈秋实案并不是例外,这种案例也不限于这场公共卫生危机;反映了中国制度有根深蒂固、系统性压制言论自由的问题。律师一直受到系统性的压制,其目的是限制他们维护权利和追究政府责任的能力。

对言论自由的这种强力限制,以及律师对这种限制提出的质疑,清楚地表明迫切需要来自外部的监测和报告,包括来自联合国人权机制的监测和报告。

联署这份声明包括保护记者委员会、国际律师协会人权研究所、澳大利亚法律委员会和加拿大律师权利观察。

以下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四十四届会议上的发言:

项目3:与见解和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的互动对话

您的报告中其中内容涉及对新闻业的威胁,包括使独立记者丧失能力和拒绝释放被任意非法拘留的记者,以及在疫情发生时对健康的严重威胁。这两点都与陈秋实、黄琦等中国人权倡导者和公民记者的工作息息相关。您还特别列举了中国政府压制和驱逐外国记者包括《纽约时报》记者的行为。

您的报告明确指出,需要根据合法性、必要性和相称性的标准,对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进行持续的监督和评估。这应该是中国律师发挥的作用,但他们也被压制了。

中国政府还在官方媒体上对律师进行污名化,称他们为反华人士、激进人士和害群之马,并播放他们的认罪视频,诋毁他们从事的重要人权工作。

特别报告员先生,鉴于中国对开放和独立媒体的限制,以及为言论自由辩护的律师的压制,您建议采取国际社会,特别是理事会应采取什么措施,以获得有关中国,包括维吾尔族和藏族地区以及香港地区人权状况的可信、可操作的信息?

想知道更多的信息, 请联络 Sarah M Brooks (电邮地址 s.brooks@ishr.ch ; 推特 @sarahmcneer),或者联络 Raphael Viana (电邮地址 r.vianadavid@ishr.ch ; 推特 @vdraphael).

图片:Hairless vs. Lawless, 2020, JZhang

Category:

Region
  • Asia
Topic
  • Human rights defenders
  • United Nations
Mechanism
  •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Country
  •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