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l 遵守法治该是规则,而不是例外

09.10.2019

有关中国法治问题,人权组织发表联署公开信,强调为了在中国促进人权,呼吁国际社会认识到中国法治的系统性失败,由于缺乏正当程序、独立司法机构和公众参与和公民活动空间,因此人权侵犯更加可能发生,也使有罪不罚现象永久存在。

Read English version here.

有关中国法治的公开信全文如下。请点此以下载公开信的中文版, click here for an English version.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各地,侵犯人权是系统性的现实。在过去的一年中,联合国再次记录了中国法律和政策框架的问题。这些法律和政策框架未能防止歧视;诋毁伊斯兰教、扼杀宗教信仰自由;破坏广泛的社会经济权利以及迫害这些权利的捍卫者;严重侵犯正当程序,包括秘密审判以及任意和隔离羁押。

在过去的一年中,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和其他国际人权专家以及各国政府一直在要求进入中国,尤其是维吾尔族、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地区。在收到有关警察过度使用武力驱散大规模公众抗议活动以及将示威者定罪的指控后,高级专员敦促进行对话以及减少在香港的暴力。

针对一系列人权侵犯的指控,特别是将人权捍卫者和公民社会成员(包括公民记者、律师、民主运动领导人、宗教领袖、劳工权利活动人士、社会工作者、公共健康倡导者和学生)定为刑事罪犯的作法,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独立专家已要求中国政府提供信息并立即采取行动,

今年六月,二十多个国家政府向高级专员和人权理事会主席表示关注中国当局使用再教育营关押中国西部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这些国家政府重申有必要进行迅速、独立和不受限制的访问。

尽管联合国做出了这些沟通的努力,但是中国政府拒绝允许相关人权专家进行独立访问,其中包括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特别程序;拒绝进行建设性对话,散布虚假信息并且在香港煽动暴力;强制汉化以消除文化和宗教多样性;并继续激烈抨击国内外批评政府的人士以及其他国家的批评。中国官员在公开场合和私下场合明确且强硬表示“中国是法治国家”,“不接受干涉内政”。

中国当局的说辞明显是误导。

中国共产党利用中国的法律维护国家政权,而不是确保正义。不符合合法性原则的过渡宽泛的指控被误用于拘留、起诉那些和平行使在国际上受保护的权利和参与公共事务的人,将他们定为罪犯。

实际上,任何人表达与中共说法不同的见解,或想要彰显党和政府政策造成的负面影响,都可能成为定罪的对象。

中国政府炮制并改进了一套把所有差别或异议都定为恐怖主义、颠覆或危害国家安全的作法。在香港采取的战术经常用来对付维吾尔族和藏族人民,为强硬镇压合法行使人权的作法提供正当性。这种危险作法与国际人权标准背道而驰。

此外,中国政府的人权记录不再受国界限制。当局主动使用法律和惯例对外国人进行失踪和拘留,限制在海外获取信息,对中国公民和其他流亡社区进行监视,授权在境外执法,在中国具有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国家阻碍公共参与、可持续发展和透明度。

各个领域的人权捍卫者已成为具体打压的目标。国际社会的沉默不仅使当局在中国内部削弱了公民社会,而且危害到公民社会成员、人权捍卫者和其他批评中国政府的个人,无论他们身在何处,包括在联合国大厅内。

法律允许在中国富裕的东部地区任意剥夺律师、公共利益倡导者、住房权活动人士和基督教徒的自由。在中国西部地区,这些法律被打造成对付西藏等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的武器,国际社会访问这些地区是个重点问题。在新疆对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大规模羁押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

这种令人担忧的背离法治的作法,导致许多公司和商业协会在今年早些时候对香港的《逃犯条例》草案表示关注,也造成隔离关押以及对在押人员的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这些对人权的侵犯,加之无法获得有效救济,导致越来越多羁押期间的死亡,例如2017年7月13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之死。

联合国官员和各国政府领导人善意要求提供信息并呼吁进行改革很重要,因为这些要求和呼吁向人权捍卫者及其家人证明了他们的斗争为世人所见。然而,中国政府对这些要求正义的呼声充耳不闻。

一个没有制衡的体制,缺乏独立的司法机构,将法律仅仅解释为并用作确保政权控制和保持稳定的工具,不可能维护任何人权标准,更远远低于中国政府作为人权理事会成员承诺的“最高标准”。

我们呼吁国际社会,特别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声援那些人权受到中国政府侵犯的受害者,无论他们身处何处。这包括利用所有可能的途径敦促中国政府履行保护人权的义务,并按照《联合国宪章》和人权条约的规定,为侵犯人权行为提供有效的补救措施。

我们敦促任何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技术援助与合作的政府或政府间组织暂停法治合作,直到中国采取具体且可衡量的步骤执行联合国人权机制提出的建议,并由这些机构和独立专家进行评估。

捍卫人权不是犯罪行为。

和平表达异议不是极端主义。

不能以反恐的名义任意限制普遍权利。

我们特别敦促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在公开和私下场合积极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紧迫的人权问题。对那些最边缘化或最弱势的群体包括维吾尔人、藏人和蒙古人保持沉默,可能会使他们进一步被污名化。

我们也鼓励高级专员公开承诺采取具体步骤,确保人权高专办的任务——“促进和保护所有人的所有人权”——在涉及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人权受到该国政府侵犯的受害者时可以实现。这项工作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危急。

谢谢支持。

国际特赦组织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中国人权捍卫者

世界基督教团结会

保护责任全球中心

中国人权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

国际法学家委员会

国际人权服务社

国际支持西藏网

加拿大律师权利观察

西藏正义中心

世界禁止酷刑组织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想知道更多的信息, 请联络 Sarah M Brooks (电邮地址 s.brooks@ishr.ch ; 推特 @sarahmcneer),或者联络 Raphael Viana (电邮地址 r.vianadavid@ishr.ch ; 推特 @vdraphael).

图片:国际人权服务社  (ISH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