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l 联合国专家罕见访华,评估老年人权利

03.12.2019

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目的是使联合国人权官员和专家可以不受限制访问中国,联合国老年人人权专家的最终报告应该采注重人权的方法审查中国。

Read English version here.

联合国老年人人权独立专家罗莎·科恩菲尔德-马特,于11月25日到12月3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国际人权服务社欢迎这位专家有兴趣进一步了解中国的制度框架以及执行国家和国际人权标准的情况。在访问结束的声明中,专家称赞了中国政府的优惠政策以及“在终身教育和第三龄长者大学方面非常好的做法”,同时强调“户口”制度“仍然是不平等的根源”。

国际人权服务社亚洲倡导负责人莎拉·布鲁克斯解释说,这种与国际专家交流最佳实践的努力是推动中国人权状况改善的重要步骤。显然,中国政府更愿意在已经取得进展的领域中采取这种做法,以及在这些领域进行政府认为属于“建设性的对话”。

布鲁克斯指出:“然而,平等保护的结构性障碍仍然存在,特别是对于农村地区或少数民族社区的人而言。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原因是,决策者很少有机会或动力采取纠正措施。中国对公开辩论和政治参与的限制严重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包括老年人在内。”

当局对独立民间社会的镇压越来越影响到地方倡导团体和底层声音保护人权的能力。独立司法和有效问责机制的缺乏,进一步削弱了人权团体和人权捍卫者为人权受到侵犯的人寻求正义和补救的能力。

布鲁克斯强调:“基于人权的政策不在于为特定人群提供单向的社会服务,而在于增加个人和社区的能力,在于确保他们可以积极且平等地参与决策,同时为他们提供工具向决策者问责。”

最后声明中,老年人人权专家强调,“任何关于老年人的规范或政策行动都必须采取基于人权、以人为本的方法”。

 

联合国独立专家面临政治压力

尽管中国政府一再承诺与联合国人权专家“充分合作”,但中国政府在发出访问邀请时采取了严格限制和选择性的方式。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国只接待了七位人权专家,还有二十多个访问请求仍待审核。在受到邀请的专家中,议题高度偏向经济和社会议题,中国政府将妇女权利、赤贫问题、老年人和残疾人问题视为成功典范。 

这些问题诚然重要,但不应取代公民和政治权利问题,而这也是中国人权组织和国际社会都十分关注的问题。例如,在老年人人权专家访华前,有进一步关于新疆少数民族遭到镇压的公开记录;越来越多的国家和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已经多次呼吁不受阻碍地进入新疆,但是根本没有任何进展。在访问结束时,老年人人权专家表示“希望[这次]访问有助于加强和进一步深化与联合国人权机制和人权高专办现有渠道的合作”。

布鲁克斯说:“我们希望老年人人权专家能够了解中国为她提供的窗口的独特性。向当局传达与联合国人权机制进行有意义合作的信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鉴于上述情况,特别是针对独立专家访问,国际人权服务社为特别程序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提供以下建议:

  • 在指出成就和良好做法的同时,结束任务声明和最终国别访问报告应以基于人权的方式为核心,强调参与、不歧视、问责、赋权和合法的基本原则;
  • 鼓励专家在公开报告中适当关注他们本身在访问过程中遇到的挑战;所有国家,包括中国,都有义务尊重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的独立性,并确保访问过程遵守《特别程序的国别访问职权范围》的规定;
  • 专家应认真处理个人或团体因与专家合作或尝试合作而受到恐吓报复的案件。这包括在国别访问之前、期间和之后参加会见的活动;提供书面信息或分享独立研究;通过社交媒体、采访或以向人权理事会递交声明的方式对访问和报告进行评论。

独立专家的报告将于2020年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6届会期发表。

想知道更多的信息, 请联络 Sarah M Brooks (电邮地址 s.brooks@ishr.ch ; 推特 @sarahmcneer),或者联络 Raphael Viana (电邮地址 r.vianadavid@ishr.ch ; 推特 @vdraphael).

照片:Flickr / UN Geneva

 

Category:

Region
  • Asia
Topic
  • United Nations
Mechanism
  • Special Procedures of 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Country
  •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