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全球的人权捍卫者:结束打压 立法保护

23.10.2015

一个人权专家小组今天在联合国表示,各国应审查和废除那些用来限制或刑事化人权捍卫者工作的法律和政策,并制定具体的法律和政策,在国家层面上给予联合国人权捍卫者宣言以充分的力量和效力。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ere.

(纽约)— 一个专家小组今天在联合国表示,在许多国家,人权捍卫者的工作异乎寻常的危险,并且越来越多的被定为刑事犯罪。

专家小组成员——在一场由大赦国际(AI)、国际人权联盟(FIDH)和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共同发起的活动中——作证说,我们正处在一场对人权捍卫者的“全球打压”之中,法律被利用和滥用,来压制不同意见,限制非政府组织的独立性和资源,把抗议行动定为刑事犯罪,并违反国际标准拘押人权捍卫者。

“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利用经济发展的要求和打击恐怖主义、暴力极端主义的需要,来为其法律和政策辩解或只是作为借口,而这些法律和政策不必要也不成比例地限制了自由表达、结社和集会的权利”,联合国人权捍卫者特别报告员米歇尔·福斯特说。 “这些法律不仅限制这些权利的行使,压制人权捍卫者的重要工作,而且越来越多地将其作为刑事犯罪”,他补充说。特别报告员指出,最近在一些国家如洪都拉斯和科特迪瓦,立法保护人权捍卫者,显示出存在着另一种选择,但他同时也强调,这些法律的效力还取决于政治意愿和充足的资源供给。福斯特先生给人权理事会的下一次报告,将把重点放在保护人权捍卫者的“良好做法”上。

专家小组研究员、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Sharon Hom)作证说,中国最近颁布或提出的有关国家安全、反恐和外国非政府组织管理的法律,全部都具有这样的目的或效果,就是对人权工作进行限制和定罪,这完全违反了联合国人权捍卫者宣言。“在中国,限制性和过于宽泛的立法被越来越多地使用,使骚扰、逮捕或任意拘留人权捍卫者的行为合法化”,谭女士说。作为例证,她列举了中国从2015年7月以来被骚扰、拘留、甚至失踪的200多名人权捍卫者和律师。

刚果民主共和国选民联盟主任、国际人权联盟秘书长保罗·恩萨普·穆库鲁(Paul Nsapu Mukulu),在联合国会议上说,在率先进行选举的非洲国家,有一种特别令人担忧的趋势,就是政府使用法律来钳制自由表达、结社和集会的权利。“宽泛的概念,如‘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不应该被用来为任意或不相称的限制人权捍卫者的工作提供理由。”穆库鲁先生说。

与此同时,人权活动家、俄罗斯人权非政府组织ADC纪念馆负责人斯蒂芬妮娅·库洛娃(Stephania Kulaeva)作证说,对非政府组织从国外获得资金的法律限制,以及把接受这种资金的非政府组织定性为“外国代理人”或间谍,已经迫使俄罗斯的许多组织关闭或搬迁。而ADC纪念馆本身,就是在被诬蔑为“外国代理人”后,被迫停止在俄罗斯的活动并搬迁。 “外国代理人法和更近期的‘不受欢迎组织法’,不仅对相关的非政府组织,而且对许多依靠这些组织站出来为自己基本人权呼吁的、被边缘化或脆弱的个人和群体,都产生了不利影响”,库洛娃女士说。

库洛娃女士也提供了针对特定人权捍卫者群体或特定人权议题倡导进行定罪的法律制定和应用的证据。“俄罗斯横扫一切的反同性恋法律,不仅把同性恋,而且把一定形式的权利平等和不歧视的倡导,也入罪”,库洛娃女士说。

针对这些令人不安的趋势,发起活动的组织——国际人权服务社、国际人权联盟和大赦国际——呼吁所有国家审查和废除那些用来限制或刑事化人权捍卫者工作的法律和政策,并制定具体的法律和政策,在国家层面上给予联合国人权捍卫者宣言以充分的力量和效力,包括把访问并与联合国沟通,并且不会因此遭到恐吓和报复的权利,视为神圣不可侵犯。各国还应确保,目前正在联合国大会谈判的保护人权捍卫者的决议草案,在此方面应包含对政府的明确要求,并提供明确的指示。

联合国人权捍卫者特别报告员的最新报告已于2015年10月22日提交给联合国大会。

 

联系方式:

马德琳·辛克莱尔,国际人权服务社,电子邮件: m.sinclair@ishr.ch

埃莉诺·奥彭肖,国际人权服务社,电子邮件:e.openshaw@ishr.ch

Category:

Topic
  • Freedom of expression, association and assembly
  • Human rights defenders
Mechanism
  • 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HRDs
  • National HRDs laws/policies
Country
  • China
  • Congo (Kinshasa)
  • Russia